草草青视频-草莓大秀直播app手机官网-神马影院达达兔  

你的位置:草草青视频-草莓大秀直播app手机官网-神马影院达达兔 > 草莓大秀直播app手机官网 >

小八卦,周震南,lisa,许佳琪,杨超越,王子璇

发布日期:2021-10-12 23:38    点击次数:125

1.王子璇硬捆男流量?

王子璇新剧要上,搭档的又是当下的一位大流量,通稿是肯定少不了的。之前她也参加过一些综艺项目,但几乎不买营销,这次是准备借着这个项目把自己的咖以及知名度往上提一提的,所以这几天已经开始在自行预热了,文娱榜买了几条高位宣传。

跟龚俊的新项目,她是想炒一下cp的,但龚俊那边不愿意。这个项目压的时间挺久了,要不是今年龚俊成功火了起来,想上线且得再等几年呢,现在龚俊手上新项目也很多,没必要再为了这个积压许久的项目去跟一个小透明炒cp。

女方这边这么多年一直没火起来,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机会也不想浪费,已经准备自己发营销通稿来炒作了,哪怕男方不配合,只要不干涉问题也不大。片方那边也有不少的花絮,这次是女方团队准备跟片方打配合,来"宣传新剧"呢。

她最近她除了买一些自己的宣传通稿外,还买了一些早期作品的通稿,尤其是和摩托顶流的那个电竞剧,吻戏的宣传稿已经被她重复利用很多次了。反复被利用摩托顶流那边也习惯了,而且再怎么说也确实是自家艺人的戏,所以团队也没有干涉女方的这波操作。

2.许佳琪强同事团队?

问的是鞠婧祎的摄影团队吧,这个不是强抢,是正常的业务往来。业内这种摄影团队以及妆造团队之类的,像她们这种咖位的艺人很少有自己手底下固定的,基本都是公司那边给推荐,所以也不仅仅是许佳琪,丝芭很多艺人都跟鞠婧祎的一些团队有合作。

The9解散在即,许佳琪这边也一直在为自己后面的发展做打算,纯做音乐肯定是不可能的,她的业务能力在业内真的算不上出圈,所以肯定还是会往影视方向走,而她能吃到的资源,基本也都是鞠婧祎那边剩下来的,她俩多少有那么点撞型。

这段时间The9的舞台活动也比较少,被上面限制了,所以许佳琪也是借各路综艺小小的露个脸,稳定一下曝光度,舞蹈生她的表现比较亮眼,吸粉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,公司也在给她找下一个能给她安排舞台吸粉的综艺了。

影视项目目前有两个在谈的,一个271的一个酷的,都不是女主,但项目也不算小投资。她目前对角色番位之类的都么啥太大的要求,能去刷脸就行,平时除了练舞还专门给自己安排了表演课。

3.lisa内娱营销大户?

可以这么说,毕竟从她来内娱逛过一圈之后,她在咱们这边的营销真的不少,而且公司现在给她主打的也是这边的市场,她在咱们这也签了分约出去,所以对比之下她在内娱的营销是要远远高于队友的(虽然队友的也不少)。

上面目前对于艺人宣传的管理比较严格,但像lisa这种会稍微松一点点,而且她们这个团在内娱一直粉丝都不少,青你还让她圈了不少业务粉,现在正是事业发展的好时机,只要逮住机会,至少得买个三五条的宣传词条。

她前段时间在对接一个国内快销品的代言,同期竞争的还有一个小花,但小花的流量没有她大,她为了拿下代言还压低了自己的价格,现在品牌有意向跟她合作,但因为有存雷的风险,她的公司在内娱风评也不咋地,所以还准备小小的考察一段时间,小花那边基本放弃了。

像之前那些选秀活动,她已经没什么希望了,因为短期内没有平台敢搞,其他的音乐类、舞蹈类的综艺暂时也没有听说要跟她合作的,等这段整改期过去应该会有一些综艺向海外艺人抛去橄榄枝,她不出意外是在第一拟邀人选内的。

4.杨超越内涵粉丝?

杨超越就是简单的回复一下粉丝,而后删除了评论完全是怕被带节奏说她带头网暴粉丝而已,这一波操作是真的,挺聪明的,而且现在不少路人也开始对她产生了怜爱之心,不再用学历这事来diss她了。

从她辍学打工到现在,已经挺多年的了,甚至比一些大学毕业的同龄人更懂得社会的沟通方式,情商,那是非常高的。就因为情商高,所以鹅那边有一个阵营的高管非常喜欢她,她能发展的这么好也离不开这个高管所在阵营的助力。

平时她也很开得起玩笑,而且很有梗,自身话题度也高,这也是不少综艺喜欢找她合作的原因。之前上的几个综艺,她跟合作的哥哥们处的也很好,现在逢年过节的都会挨个祝福,有时候那些哥哥们给她介绍了资源她还会专门请客表示感谢。

她的团队不仅仅是她会做人,就连她的经纪人平时也是非常会 打点上下关系的,尤其是在剧组,上至制片、导演,下至不知名群演,只要能打点的都会打点个遍,以至于杨超越在剧组基本不会吃亏,哪怕是那些剧组边缘人都对她好评有加。

5.周震南被雪藏?

没有被雪藏啊,他这两天不还在参加音乐节吗。因为家里的关系,有一段时间他确实是在危险艺人的名单里,很多已经录好的综艺为了确保节目安全播出,也在播出前把他的镜头剪的一干二净,但现在危险已经慢慢过去了。

老赖之子这事对他确实是有一定影响的,以前三天两头就有活动的他在出事之后活动至少对半砍,而且音乐节报的出场费都自行压低了,就为了不给别人留话柄,本来打算安排的个人演唱会也搁置了。

危险慢慢过去之后他的工作仍然没有安排很多,现在还是以低调为主。少年说唱企划已经录制完了,抵制声音并不大,团队也在准备帮他安排后续的音综项目了,准备借作品以及舞台来扳回自己的口碑。

虽然壶已经解散了吧,但鹅家年底有个晚会准备安排几个人再合体呢,目前提的是全员,但能不能把人全拉回来那就不好说了,毕竟有几个人在周震南出事之后就已经不怎么愿意跟他有所关联了,除了必要的面子活动,私下完全不联系。